异地商会直通车:< 华北协作区 华东协作区 华中协作区 东北协作区 华南协作区 西北协作区 长沙协作区 西南协作区 港台地区及境外湖南商会 商会指导中心 更多>>

商人 商蕴 商讯 精英新锐 商道 商刊 联谊会

湘商购 >>

您所在的位置:湖南异地商会网 > 湘商财富>商道

颠覆与革命:21世纪的全球文化新浪潮

2017年2月24日 | 来源:互联网 | 作者:白云先生| 浏览次数:
 

一、文化革命运动,贯串整个人类文明史

 

在前面的文章中,我们着重论述了,灯塔国美利坚倒掉之后,全球政治经济未来的新浪潮。今天,我们侧重分析,灯塔国倒掉之后,未来世界会出现什么样的文化革命运动和文化新浪潮。

 

人类第一场根本性的文化革命,是有巢氏筑巢而居。有巢氏是华夏民族的第一个开天之皇。这个时期的地球,因为气温比较高,大气含氧量也比较高,雨水也充足,所以植被十分茂盛。过于茂盛的植被,造成了树多,野兽也多。人类面临着被猛兽捕杀灭绝的危险。这时候,有巢氏教会天下人民筑巢而居,从而幸存了下来。那些没掌握筑巢技术的化外之民,便被猛兽吃光了。

 

从野生两足动物到巢居,这是一场文化革命吗?显然是的。比如,让老虎从野生动物,变成巢居动物,它们内心里,精神上,都无法一时接受。需要从认知上思想上精神上做出改变,来克服对新事物的抗拒,这都是文化革命。

 

筑巢而居,带来的一个问题是,因为居所固定,迁徙不方便,需要囤积大量的食物。那时候人类以狩猎为生,囤积的肉食,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保证新鲜。以前人类如同动物,走到哪里吃到哪里,一直都可以保证吃到新鲜食物。筑巢而居之后,新鲜食物就无法得到保证。怎么办呢,这难不倒睿智的华夏祖先。

 

这时候,华夏民族的第二个开天之皇燧人氏应运而出,教天下人民使用火。火的使用,根本的功能,是为了给不新鲜的食物去腐去臭。保暖倒还是其次,因为那时候的地球,气候并不是很冷。长期的巢居和使用火,导致人类的体毛被演化掉了。体毛褪化,是人类文化革命的一个副产品。

 

同时期,没有学会用火的民族和部落,多数都因为吃了腐败的食物,导致食物中毒而灭绝。

 

随着地球气温的下降,茂盛的原始森林生态开始退化同时,因为人口的增加导致对食物的需求增加,狩猎过度,导致了猎物供给的减少。原本靠狩猎怎么吃也吃不完的小动物们,变的越来越少。人类面临着食物短缺的问题。本来吃肉的人类,不得不转型为吃草,经济生态,也从狩猎转向采集。

 

定居,用火,采集,人类的社会性和组织的复杂度越来越高。原本,人类像动物那样,依循天地设定好的默认程序生存。而现在,定居的文明人类需要一套可以理解和应用的法则,以支撑社会的运转。完成这样工作的,是华夏民族的第三位开天之皇伏羲氏。如果说有巢氏是人类的开荒始祖,那么伏羲氏则是人类的人文始祖。

 

相比狩猎而言,采集要求的技术性更高。大多数的动物,抓到都可以吃。但是植物不一样,有些植物吃了会中毒。为了识别哪些草可以吃,哪些不能吃,华夏民族的第四开天之皇神农氏,完成了这项杰出的工作。神农不仅完成了对百草和谷物的识别鉴定,还发明了基础的农业耕作继续。他是采集文明到农业文明的划时代转折。神农尝百草,并不是为了采药材,中药,只是采集文明的一个副产品。那时候的人类,并不是很容易生病。

 

没有完成从狩猎向采集转型的那些部落和民族,则遭到了严酷的淘汰,要么就是生育率太低,而导致族群规模太小,而只能互相兼并融合杂交。而华夏民族的祖先,因为转型的太出色,食物供给增加,导致人口生育率增加,进而带来了人口的扩张。

 

人口的快速增长,摧毁了采集文明经济残余,在黄帝时期,华夏民族的农业文明发展到了新的高度。新增人口,为了开垦更多的耕地,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,这时候,不仅是人口的迁徙,还有一系列生产生活资料的迁徙。它迫切的要求,需要新的媒介工具来支撑这样的经济生态。所以车轮被黄帝发明了出来,以车作为运输工具,是交通媒介技术的一项划时代变革。

 

黄帝是华夏民族的第五位开天之皇,他完成了后世几千年,基本的农业文明形式和社会文化制度。在黄帝时期,另一个划时代的文化大事件产生了,那就是文字的发明。

 

农业的繁荣,导致人口的兴旺。人口多了,又因为繁衍的很多代,这支后代的人口和财富会多一些,另外的一些支脉,人口和财富可能会少一些。华夏这个越来越大的大家庭,谁来当家长呢,人口和财富最多的家族认为,应该由门头最硬的家族选人来轮流做家长。

 

这就导致了禅让制的产生,禅让制是华夏文明又一次的文化革命。很多人说夏启破坏了禅让制的传统,这个说法是不对的。因为禅让制根本就不是传统。在尧舜禹之前,华夏民族的王,也就是这个大家庭的家长,是血统制的,而不是禅让制。所以,真正颠覆传统的,是禅让制,夏启不过是恢复了传统。

 

这样轮流做家长,社会就会一直动荡,怎么才能结束这种局面呢,大禹应运而出。大禹治洪水,定九州,铸九鼎,实质上,是那个时代的农业革命、政治革命和文化革命。大禹削平了天下,为夏启重新统一天下,奠定了基础。按照大禹设计的国家统治体系,结束了混乱之世,夏商周三代,又恢复了太平。

 

大禹治水,并不是简单的抗洪抢险。而是农业文明的一次深层变革,大禹把靠天吃饭的自然农业,升级到了灌溉农业。让一些原本无法保证收成的土地,变得可以受控。这样扩张的新增人口,就可以在驯服后的土地上生活。大禹的水利改革,让华夏民族的可耕地面积,大大增加,这再次使得华夏民族,人口大幅增长。

 

大禹所发明的灌溉农业,对人类的影响十分深远。它成了后世各个民族大洪水神话传说的最初原型。我们从有巢氏,说到大禹,这里面都是真实发生的历史事件和人物,而不是传说。我们从简单的经济原理,就可以理解这样的文明发展脉络。在那样的阶段,那样的经济和人口条件下,必然的会产生那样的伟大人物和伟大变革。

 

夏商周三代的一千多年,按照黄帝和大禹设计的体系,社会运行总体上保持了良好的秩序。后来商朝出现了大规模的华夏对蛮夷的战争。巨大的战争消耗动摇了商朝的统治基础,周朝取而代之。周公针对当时社会的问题,完善并巩固了分封制和宗法制。

 

华夷之辨,礼乐教化,既不是始于周公,也不是始于孔子,而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文化体系。周公巩固了它,孔子捍卫了它。周公所推行的,是一场文化改良运动,而不是文化革命运动。

 

以人口和土地的关系进行经济分析,分封制出现崩溃,是一个必然的后果。人口增加,迫切要求开垦更多的土地。开垦土地的需求增加,迫切要求开垦技术的变革。开垦技术的变革,则带动了冶铁技术的发展。

 

随着铁器的使用,开垦土地变得更加高效。在土地供给增加的过程中,人口开始扩张。土地的增加,先达到了扩张的极限。而人口的增长,按照惯性还在继续扩张。

 

这时候,人口太多,土地太少,为了争夺稀缺的土地,诸侯国只有把社会资源都用在军备上。周王室的土地,因为分封宗室,导致越来越少,地少了,收入就会少,王师的军备逐渐落后与诸侯国。这种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力量逆转,直接埋葬了分封制。

 

秦朝废分封制,立郡县制,这是对华夏民族的第一大贡献。秦朝的第二大贡献是,把巴蜀,岭南,河套,纳入了华夏的版图。因为只是进行政治改革,还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。必须要增加可耕地供给,才能解决当时的社会困局。取巴蜀,取河套,征岭南,都是为了增加耕地供给。

 

商鞅和秦始皇,对华夏民族的贡献,堪比黄帝和大禹。他们发起了一次影响未来几千年的深远的文化革命和政治经济革命。

 

汉朝继承了秦,但不足之处是,汉初没有守住河套。失去了河套,导致边患不断。汉朝统一天下后,社会稳定,生产繁荣,人口再次扩张,土地供给再次出现了不足。这一次,汉武帝要应运而出,来解决土地供给不足的问题。他收复了河套,并且向西域,朝鲜半岛,越南等方向进行更远的扩张。

 

实际上,西域和越南的那些土地,并不适合耕种,朝鲜半岛多山,也不适合进行大规模的耕作。也就是说,始皇帝的扩张边界,已经触碰到了华夏民族耕地供给扩张的最大边界。汉武帝的扩张,是明知道更远的地方都是耕作效率比较低的劣等土地,但不得已也只能继续扩张。因为人口扩张,逼迫华夏民族只能进行土地扩张。

 

如果不能给新增的人口,找到新增的土地,那么唯一的办法,就是消耗掉新增人口。人多地少,土地越来越值钱,人越来越不值钱,一方面会出现严重的土地兼并,另一方面会出现大规模的雇佣生产制度。对于地主来说,土地的收入除去支付给佃农的工资,除去税收,如果还有结余,那么做地主就有利可图。

 

这里的佃农工资,可以理解为收入减去地租。对于佃农来说,做自耕农,收入减去税收,如果余粮还不如地主的工资多,那么做佃农更划算,他们就会倾向于做佃农。农业资本主义得以繁荣,它存在的基础就是人多地少,劳动力价格便宜。

 

这种状况到了西汉末年,已经动摇了国家统治的根基。因为土地兼并越来越多的话,做佃农更划算,自耕农就会纷纷逃户,人丁税就收不上来,国家财政就会崩溃。按人头征税不行了,要对大地主征收田亩税,他们因为势力庞大,会勾结朝廷官员,捍卫自己的利益,偷税漏税,反抗中央。到了这一步,汉朝就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面。

 

解决这个问题,如果不能通过领土扩张,增加土地供给。根本办法,就只有减少人口,让土地变得相对过剩。如果土地供给过剩,地少人多,劳动力价格就会变得更昂贵,佃农工资增加,同时地租减少,地主再进行大规模土地兼并,就变得无利可图。这时候,社会就会恢复成自耕农为主体的经济生态。因为对佃农来说,土地便宜了,交给国家的地租,低于交给地主的地租,这时候做自耕农更划算。

 

从汉武帝之后,因为中国的可耕地的扩张达到了扩张的最大边界,所以后来的历史,就一直在土地兼并和王朝更替里面打转,再也没能打破这个瓶颈。后来的历史,华夏文明出现衰退,不是文化的问题,不是政治的问题,骨子里就只有一个问题,因为可耕地面积已经扩张到了极限。其他所有的问题,都是这个问题的衍生问题。

 

这种震荡向下的历史循环,持续了一千多年,一直到新中国的建立。新中国和过往朝代相比,解决思路,一个是提高粮食单产,同时以新的农业技术,有效的对东北和西北的土地,进行垦殖。这间接的对土地供给进行了扩张。虽然其中也付出了一些代价,比如罗布泊的干涸,西北过度垦殖导致的荒漠化。

 

土地供给的增加,粮食的增加,使得人口再次扩张。历史上人多地少的情况又再次出现了。主席敏锐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为了防止出现土地兼并情况,重演历史循环的治乱悲剧,在土改的基础上,主席还要求农民结成公社,以有组织的力量,来对抗官僚体系。

 

因为历史上,一旦出现了土地兼并,那么官僚体系就会和地主豪强们勾结在一起,共同对抗朝廷。

 

华夏民族,从一开始就是公有制社会。公有制的基础是什么?地多人少,地不值钱,人值钱。所以耕者有其田,没有兼并,没有战争,每个家庭都生活的很幸福很富足,同时整个社会,人们都和睦团结,互相友爱。

 

而一旦地少人多,在生存危机面前,人们会丧失礼节,争抢一切生活资料。直到严重的兼并,把整个国家撕成碎片。这次主席要面临的,不仅是国内的官僚集团,还有国外输入性的奴隶社会私有制文化。在地少人多的情况下,捍卫公有制,要保持团结,只能通过文化的塑造。改变不了现实环境,但是可以通过改变人来克服这一切。除了这些因素外,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,还有地缘政治的考量。这里不做展开。

 

斗争的结果,私有制赢了。中国随即开始了一场,为期三十年的资本主义文化大革命。这场私有制革命,几乎把我们的一切都弄坏了,人们称之为,改革开放。

 

至此,我们大体上回顾了历史上,华夏文明的历次文化革命,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。在这一部分,我们只阐述了华夏文明的情况,那么其他民族历史上的文化革命呢,我们接着往下讲。

 

二、人类的起源与迁徙,和文明的传播。被污染的文明,冥顽不化的野蛮人

 

要谈其他民族的文化和历史,这几乎是个没法谈论的课题。因为历史研究的起点,就是第一手的历史文献资料。但其他民族,根本就缺乏相关史料。不仅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典籍没有,连出土文物也很少。他们所谓流传下来的典籍,以及偶尔的几件出土文物,都是伪造出来的。

 

很多人说了,他们没有历史,但是他们有神话啊。这恰恰说明,这些民族是不开化的民族。因为只有愚昧的民族才谈神话,文明的民族只谈历史。我们从有巢氏开始说,讲到了改革开放,一直围绕的都是人,根本没有那些象妖怪一样怪力乱神荒诞无稽的鬼神。

 

历史学上,有一个悬疑问题,为什么只有华夏文明没有中断,延续了下来。这个问题根本就没问对。真正的答案是,因为人类只有一个文明,那就是华夏文明,其他的所谓文明,根本就不是文明。连历史都没有,怎么可以称之为文明呢。这不是闹笑话嘛。

 

也就是说,华夏文明,是人类唯一的文明。一个房间里,一盏灯亮着,无数的蚊虫和飞蛾,围绕着那个灯飞旋着,时而重重的磕在灯罩上,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。华夏就是那盏灯,其他民族,则是飞旋的蚊虫和飞蛾。

 

我们为整个房间源源不断的提供光明和温暖,那些蚊虫和飞蛾,自始至终就只是在提供无尽的嗡嗡声和撞击,还有无尽的叮咬。

 

可见,我们关于人类起源和人类迁徙的理论,根本上都是错的。原生的中心文明,怎么可能是其他文明辐射的产物呢。就好比说,房间里的灯,怎么可能是由蚊虫和飞蛾互相撞击产生的火化呢。

 

或者,再比如说,狼可以通过培育,繁衍出来吉娃娃这种畸形变种,但是从吉娃娃再逆向的还原出来狼,几乎不可能。华夏文明,不仅在文化上,在种族上都是其他民族的原种。

 

现在,我们的结论是,人类起源于中国。人类的迁徙,则是以中国为中心不停的向外扩散。动物有了更多的后代,就会把他们驱赶到外地,让他们建立新的领地。人类也是如此,古老的分封制,从有巢氏之前就存在了。

 

如果华夏民族是亘古未变的原种人,那么其他民族,为什么变成了后来那种五颜六色,和千奇百怪的奇怪模样的呢?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,气候环境的变化所导致的。第二个原因是,近亲繁殖导致的。

 

我们再拿狼和狗的关系做个比方。狼就是狗的原种,狗是怎么变成后来那种千姿百态的奇怪畸形模样的呢。第一个原因是环境所致,导致出现了自然的基因演化。第二个原因人类对狼进行了近亲繁殖育种。近亲交配生怪胎,把怪胎的遗传性转稳定下来,就成了各种畸形的狗,也就是怪胎狼。

 

所以,华夏民族融合论,就太奇怪了。用一堆畸形变态的狗,可以融合出来狼吗?显然是不可能的。文明西来说,人类非洲起源说,人类多地起源说,都是根本性的错误的理论。

 

在早期的人类中,我们的祖先,把后代里面,质量比较好的,就留在中原传宗接代。素质比较差的,比如怪胎,比如罪犯,比如战俘都流放到了蛮荒之地。流放到西方和北方严寒地带的劣种后代,演化出来了白化病亚种,他们是现在白种人的祖先。白种人所谓遇到的尼安德特人,其实是比他们更早一些的流放犯后代。

 

白种人的白皮肤,不仅不高贵,相反,它是一种畸形病态的白化病。

 

迁徙到热带的,则演化成了黑化病亚种。印度人,太平洋群岛的土著,非洲人等等,都是黑化病亚种。认为人类起源于非洲,是无稽之谈。就像已经变变异的狗,生不出来狼一样,黑化病亚种的黑人,也不可能生出来原种人和其他亚种的人。

 

向东迁徙的人,演化出来了红化病亚种。他们以美洲的印第安人为主。有人声称,美洲的印第安人是商人的后裔。这是比较缺乏常识的观点。红种人和华夏原种人的分化,早在几万年前就开始了。所以他们不可能是商人的后裔。

 

红种人的回流,靠近中原一代的红种人,和华夏边陲的原种人杂交,演化出来了棕色人亚种。棕种人亚种,是匈奴人,鲜卑人,契丹人,朝鲜人,日本人,蒙古人,满族人等等民族主要的祖先。

 

原种人和亚种人最近一次的分化,是汉藏分离。藏族是华夏原种人,最近的一次分化。比藏人更早一些的亚种人,是中南半岛上的那些民族,他们作为中原王朝的劣种,被向南驱逐,和早期迁徙过去的黑色亚种人融合,变成了现在黄不黄黑不黑的东南亚人。

 

在上古时期分封过程中,华夏民族的一些王室后代,被分封到了两河平原,和尼罗河平原,印度河平原。这个过程,要远早于大禹治水的时候。因为在最早期的采集和农业文明中,农业只能在近河流域才能进行。那时候还没有发明出来灌溉农业。

 

分封到两河平原的,也就是后来我们所谓的苏美尔文明。分封到尼罗河平原的则是古埃及文明。分封到印度河平原的,则是古印度的哈拉巴文明。经过长时间的演化和繁衍,这些次生文明的人,在体质人类学上,也出现了变化。所谓的四大文明,根本就是无稽之谈。人类只有一种文明,不能把原生中心文明和次生文明放在一起并论,并称四大文明。

 

华夏和这几大分封地之间的往来,以及全球性的祭祀仪式,一直延续到了周朝才中断。因为在西周的时候,这几大次生文明都毁于蛮夷。周穆王西巡,会见西王母,被后来的人穿凿成各种奇谈怪论。其实就是参加共同的祭祀礼仪。西王母,可能是是苏美尔人的女王,或者古埃及人的女王。

 

王室被分封到各大流域的平原,劣等人则被驱逐到各种苦寒荒芜之地。这些荒芜之地,因为经济基础太脆弱,所以他们很难组织起来社会化大生产。人也都是这里一小撮,那里一小撮。因为一个民族的人口太少,他们必然的要进行细碎的分工,这撮人干这个,那一小撮人干那个。分工太细,对贸易的依赖就比较大。

 

贸易对秩序的要求,则催生出来了军事民族。比如亚述人,罗马人,都是典型的职业军事民族。为什么其他民族都是千篇一律的奴隶制社会呢,因为他们的土地太贫瘠,耕种技术太低下,出产太少,经济太落后,生产的组织者,付不起高工资,所以他们只能到处掠夺奴隶,来进行牲口一样的简单劳动。

 

他们的文化,也都是奴隶制度的产物。比如犹太教,基督教,伊斯兰教,佛教都是奴隶制社会的产物。什么拯救啊,解脱啊,自由啊,如果不是被关押的奴隶,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悲怆的呼救。

 

华夏文明里面的佃农,和其他民族的奴隶,区别在哪里呢。佃农相当于现在的员工,是拿工资干活的。而奴隶则相当于牲口,每天把草料给足就行了。

 

蛮夷们,也就是劣种人,因为他们的经济生态太脆弱,所以一旦到了揭不开锅的时候,他们就只能到几个财富中心和文明中心去抢劫和掠夺。他们不仅掠夺财富和人口,还顺带污染文明中心的文化。五胡乱华,鲜卑人的北朝,唐代的佛教,辽金元,满清,日本侵华,都是劣种人入侵所导致文化污染的例证。

 

而文明对野蛮人的感化和熏陶所形成的建设作用,相比他们对文明的破坏力和污染来说,建设远远赶不上破坏和污染。

 

甚至,他们只学习一些技术性的东西,对真正的文化和文明视而不见。他们学会了使用大炮,但是对华夏文化,一概不通。他们学会了造船和航海技术,但是对华夏的礼仪,也一概不通。

 

这种冥顽不化,在两次蛮夷文化革命面前,依然无法撼动。启蒙运动,是蛮夷界的第一次文化革命。拿破仑大革命,则是对这次文化革命的巩固。算是蛮夷界的第二次文化革命。共产主义运动,则是蛮夷界的第三次文化革命运动。经过这三次文化革命的升华,结果呢,他们还是冥顽不化。

 

比如,美国的总统,在就职典礼上,依然还手摁着《狗大语录》这种荒唐幼稚得可笑的蛮夷书起誓。如果他们真是文明开化的人,他们应该做的,第一件事就是烧掉这些荒诞无稽的妖书。

 

但是,他们不仅不烧掉这些妖书,还要竭尽全力的以这些荒诞无稽的思想,对华夏民族这个真正的唯一的文明民族,进行文化污染。除此之外,也对其他民族进行污染。这种全球污染的后果,便是形成了一种叫做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观念。

 

普世价值,是冥顽不化的基督教野蛮人,自我标榜为文明人的装饰品。如果对这个价值观体系进行深入考察的话,我们会发现,它的内核,依然还是基督教这种愚昧的野蛮人文化。

 

三、当代普世价值是怎么出现的,它的本质又是什么

 

西方真正的开化,也就是最近几百年的事。在这之前,他们和草原上的野兽区别并不是很大。让西方人开化的,是那场轰轰烈烈的欧洲新文化运动,也就是启蒙运动。

 

我们在历史书上看到的所谓西方历史,多数都是靠想象杜撰出来的。因为历史著述需要有准确的历法,书写载体,文字,经过系统和严格训练的史官。在几百年前的欧洲,这些条件他们都不具备。所以,他们喜欢鼓吹他们的神话,因为神话这种满嘴跑火车的东西,随便怎么说都行,无法验证。

 

光满嘴跑火车还不行,西方人为了给自己的文化,找个光鲜的祖宗,不仅伪造了希伯来文明,和古希腊文明。还伪造了古埃及文明和苏美尔文明。苏美尔人的确在两河平原生活过,古埃及人也可能存在过,但是他们并没有像西方人大肆渲染的那样,取得了那么辉煌的成就。所谓的古埃及王朝世系,更是由西方的考古学家凭空杜撰出来的。

 

那些文物,建筑,雕塑,神庙,石碑,等等,大多数也都是被伪造出来的。包括金字塔,也是被伪造出来的。因为四千年的石头建筑,居然连风化的痕迹都不明显,看上去跟新的一样,这是违反常识的事情。对比下秦长城,对比下楼兰古国,再对比下西夏王城,看看这些建筑一两千年都风化成什么样,金字塔居然四千多年都都没风化掉。这种造假,是在侮辱全人类的智商。

 

蒙古人的西征,带去了东方华夏文明,把西方人从蒙昧中唤醒了过来,使他们看到了文明之光。启蒙思想家们看到了真正的文明,为了洗刷掉他们过去的蒙昧,他们把西方几千年的历史都概括为两个字:蒙昧。

 

在之前的基督教文化中,人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。因为人活着,就是为了和狗大(God)做一场精神大保健。西方人活着的一切激情,目的和动力,都是为了和狗大之间完成生命的大和谐。

 

但是华夏文明,完全没有这些愚昧怪力乱神的东西。华夏文明的一切,都是围绕着人来建立的。这让西方人感到震惊,他们第一次意识到,原来作为一个人是这么的美妙,这么的纯粹,这么的干净。人不靠鬼神,就可以这么的伟大。

 

把狗大掀翻,人为了人自己而活着,而不再为了鬼神而活着,这场新思潮,是当代文化的根基。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,人文主义,人本主义,人道主义,和人类主义等等。人类的生活,一切都围绕着人类本身,建立了起来。

 

人文主义,形成了几个比较响亮的宣传语:自由,民主,平等,博爱。

 

光看字面意思,人们会想当然的以为,所谓的自由,就是所有人都处于非宰制的美好状态中。这是不对的。自由,指的是奴隶被解放后的状态。解,解开捆绑奴隶的绳索。放,把奴隶从牢狱中释放出来。

 

出来之后,这个奴隶,就自由了。西方人文主义认为,神权和王权,以及领主们,地主们,把人当做奴隶来统治。这些奴隶没有政治权利,就无法被资本家所雇佣。

 

所以要解放这些奴隶,让他们重新变成在资本家的工厂里劳动的奴隶。但是被资本主义革命所解放出来的农奴们,刚从一个火坑出来,又掉进了另一个大火坑。在资本家的工厂里,他们受到了比领主和地主更严酷的压榨和虐待。以至于很多人,在工厂劳动几年就累死了。

 

资本家奴隶制的剥削,导致了社会主义工人运动的产生。国际歌里面,第一句就是,起来,饥寒交迫的奴隶。起来干嘛呢,为了斗争。斗争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,是为了做天下的主人。工人阶级成了新主人,成了新的奴隶主,那谁是新的奴隶呢,资本家,反动派,反革命是新的奴隶。

 

为什么社会主义运动会导向斯大林主义,因为社会主义运动,本质上就是一个阶级成为新的奴隶主,另一个阶级成为新的奴隶。对那些反革命资本家,就应该像对待奴隶那样,消灭它们,他们根本就不是人,因为他们是奴隶。奴隶制有了新主人,就必须找到新奴隶,在斯大林看来,华尔街的那些资本家,都是在等待接受他审判的奴隶预备队。一个人,只能要么是奴隶,要么是奴隶主,这是西方奴隶制文化的内在要求。

 

凯南说斯大林的那一套是奴隶制社会,美国的那一套,又何尝不是奴隶制社会呢。在华尔街的那些资本家看来,全世界的人,都是等待接受他们驱使和奴役的奴隶。

 

华夏文明的历史上,从头到尾都是农民起义。而西方的历史上,则从头到尾都是奴隶起义。从斯巴达克斯,到社会主义运动,本质上都是奴隶起义。

 

这和中国的社会主义运动,截然不同。中国的社会主义运动,只是借着西方社会主义革命的东风,恢复了国家统治的传统良序和良治。并且,公有制是我们自古以来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传统。西方只是最近几百年,才学习了这些思想。

 

自由说完了,我们再看看民主这个词。很多人看到这个词,会想当然的认为它是一个很美好的词。认为是所有人结束被统治状态,大家协商进行国家和社会的管理,集体成为统治者。实际上,根本不是这样。

 

民主说的是奴隶主议政。狗大被打倒了,教皇不管用了,国王被推翻了,也不管用了。资本家才是社会上的新兴奴隶主。天下谁说了算,谁统治国家,是这群资本家之间互相博弈的结果。认为有选票就可以结束被统治状态,这是很天真幼稚的幻想。在美国建国后的一百多年里,黑人,妇女,华人,都是没有政治权利的。没有政治权利,按照奴隶制的文化来理解,就是说,这个人不是自由人,而是奴隶。

 

再看平等一词。他指的是,自由人之间,政治权利的平等。对于奴隶来说,首先他们都不是人,不是人,如何要求人的权利呢?人文主义,和野蛮的基督教奴隶文化,并存了很长时间。

 

人文主义所宣称的狗大面前人人平等,这和华夏文化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那种平等,完全不一样。狗大犯法,可以和那些两足羊同罪吗?显然不可以。狗大可以随便的杀人放火,完全不用担刑责。

 

博爱是什么呢,它指的是,奴隶为什么会成为奴隶呢,因为他有原罪。奴隶有原罪怎么才能得到救赎呢,需要信主。耶稣爱你,变成了资本家爱你。你要向资本家赎罪,努力的为资本家干活,积累财富,才能赎罪,才能自由。

 

货币取代了狗大的位置,资本家取代了救世主耶稣的位置,律师党们,则是资本家投放出来的天使。而穷人们,则是等待救赎的奴隶。以前他们的主人是基督耶稣,现在他们的主人,变成了资本家。民主解决一切问题,等同于之前的信主得救。

 

美国变成了天堂和伊甸园,象征着彼岸世界。一切和美国向左的,不接受普世价值的国家和民族,则成了地狱和魔鬼。普世价值是福音书的现代版本,美国梦,则是信主上天堂的现代版本。

 

尼采曾经很轻蔑地讽刺说,民主不过就是基督教的现代版本。他的总结十分准确和传神。

 

基督教有三大基本教义,基督受死,基督复活,基督再临。冷战和社会主义运动,欧美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冲击。这相当于基督受死。随着冷战胜利,苏联解体,这对应的是基督复活,恶魔受死。美国成为世界民主的灯塔,这对应的是基督再临。在这一刻,人和狗大交融在一起,沐浴在生命的大和谐中,基督徒永生,恶魔永死,历史终结。这便是基督教的末世论。

 

所以,苏联解体后,美国的学者纷纷宣称,历史终结了。这只是基督教末世论的现代版本。这种荒谬的当代末世论,和基督教的那些荒唐幼稚的妖书,有什么区别吗?显然没什么区别。

 

人文主义,只是把基督教的一切,在形式上,从鬼怪,下降到了人。但是在精神内核和文化内核上,它是基督教的现代版和升级版。很多愚昧荒唐的东西不是被剔除了,而是被冥顽不化的巩固了和升级了。

 

怪力乱神,毕竟只是怪力乱神。这种历史观和文明观,显然要受到现实的嘲弄和打击。一个巨大的讽刺是,历史没有终结,但自由民主却终结了。民主的灯塔之光熄灭,天堂之光熄灭,对应在基督教文化里,意味着,基督又得再死一次了。

 

继狗大死了几百年之后,人文主义打扮复活出来的新狗大,也要死了。自由民主这个基督教当代版本的终结,也意味着基督教文明统治世界的终结。基督教文明,不复能够统治全世界,这是未来世界,在文化维度上,最大的变局,和最基本的判断。

 

如此一来,未来的世界,会怎样呢?

 

四、全球文化革命的新浪潮,21世纪的未来八十年

 

我们当前的世纪,才过去了十几年。未来还有八十多年。在这接下来的八十多年里面,当基督教文明,不复能够统治世界时,文明的冲突,文化革命,将会成为未来世界文明和人类命运的主旋律和新浪潮。

 

不同的民族之间,冲突是天然存在的。就和草原上的动物们那样,人类之间的互相冲突,都是一种自然现象。要解决文明的冲突,只有两个办法,要么是一个民族,消灭另一个民族的肉体。要么是一个民族,消灭另一个民族的文化。

 

消灭肉体,我们称之为战争。消灭文化,我们可以称之为文化革命。打个比方,肉体相当于一个民族的硬件,文化则相当于一个民族的软件。摧毁硬件,可以征服一个民族,摧毁软件,也可以征服一个民族。

 

在不互相消灭肉体的前提下,两个民族,要结束冲突,互相兼容。唯一的途径是,两个民族,都把对方看作是自己人。只有这样,冲突才会终止,兼容才会产生。这只有通过文化革命才可以完成。

 

未来的八十年,不仅是不太平,而且是十分危险。我们的民族,要立于不败之地,一方面要做好军事防御,另一方面是做好文化防御,先不被别人征服才能谈征服别人。在出征的策略上,用文化去革一个人的命,比用战争去革一个人的命,效率更高。

 

我们前面说了,汉武帝之后,华夏民族的可耕地面积扩张,达到了极限,所以后面的一千多年,都是一个触顶回调的周期。新中国建立后,虽然在汉武帝的可耕地版图中,加了东北,西北,西南等地,但是这些地方,除了东北是比较优越的耕地之外,其他地方并不足以支撑人口的扩张。

 

地少人多的问题,要得到根本的解决,还是得寻求更多的耕地。华夏民族的命运,要走出汉武帝以来的新高,眼光只能往外看了。我们国内的可耕地扩张,已经到了极限。但是世界范围内看,还有很多的可耕地,利用效率很低。从农业文明的角度看,只有土地和人口,才是真正的财富。没有土地,没有粮食,养活不了新增人口,支撑不了人口扩张,一切都是镜花水月。

 

解决了土地和人口扩张问题,我们再看工业扩张。从工业文明维度上看,能源革命和生产革命,不存在可耕地面积一般的扩张上限。随着技术的更新迭代,工业的扩张,可以说是无限的,因为从理论上,只要技术是充分的,那么就存在着无限充裕的能源。有了无限充裕的能源,就可以有无限充裕的生产,有了无限充裕的生产,就有了无限充裕的商品。无限的商品,意味着无限的全球支配权。

 

农业解决土地问题,工业解决能源问题,在新的科技革命的带动下,华夏民族必然会迎来一场超过汉武帝时代的新高点。

 

政治革命,经济革命,工业革命,科技革命,信息革命,这一切有意义,可持续的前提是,一场面向全球的文化革命。文化革命为什么重要,因为它回答了我是谁,我们是谁,我们从哪里出发的,我们的现实是什么,我们的未来是什么,我们的任务是什么,谁是我们的敌人,谁是我们的朋友,这一系列最基本的问题。文化革命的意义和价值,相当于旅行出发前所必备的一张地图。

 

现在有一个很响声音是,如果偶然崛起的基督教文明衰落,华夏文明应该回避全球责任。这个想法产生的根源,是因为他们的眼睛习惯了黑暗,对曙光乍现的暂时不适应。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,也不知道华夏文明,自古以来就是全球唯一的真正的文明。

 

有的人是因为习惯了黑暗,所以眼睛适应不了光明。还有的人,是因为习惯了做奴隶,所以在精神上还适应不了翻身做主人。

 

如果那些蚊虫和飞蛾,曾经遮住了灯光,现在那些蚊虫和飞蛾散落一地,灯光又散发出来璀璨的光芒,难道我们因为觉得刺眼,就应该马上伸手再把灯光捂住,让房间再次陷入一片黑暗吗?

 

未来的文化革命和文化新浪潮,便是以夏变夷,天下大同。一场文化新浪潮正在开始,从曙光到太阳高高升起,从黎明到正午。如果我们把本世纪当做一天的话,对于我们这个民族来说,美好的一天,才刚刚开始。

一、文化革命运动,贯串整个人类文明史

 

在前面的文章中,我们着重论述了,灯塔国美利坚倒掉之后,全球政治经济未来的新浪潮。今天,我们侧重分析,灯塔国倒掉之后,未来世界会出现什么样的文化革命运动和文化新浪潮。

 

人类第一场根本性的文化革命,是有巢氏筑巢而居。有巢氏是华夏民族的第一个开天之皇。这个时期的地球,因为气温比较高,大气含氧量也比较高,雨水也充足,所以植被十分茂盛。过于茂盛的植被,造成了树多,野兽也多。人类面临着被猛兽捕杀灭绝的危险。这时候,有巢氏教会天下人民筑巢而居,从而幸存了下来。那些没掌握筑巢技术的化外之民,便被猛兽吃光了。

 

从野生两足动物到巢居,这是一场文化革命吗?显然是的。比如,让老虎从野生动物,变成巢居动物,它们内心里,精神上,都无法一时接受。需要从认知上思想上精神上做出改变,来克服对新事物的抗拒,这都是文化革命。

 

筑巢而居,带来的一个问题是,因为居所固定,迁徙不方便,需要囤积大量的食物。那时候人类以狩猎为生,囤积的肉食,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保证新鲜。以前人类如同动物,走到哪里吃到哪里,一直都可以保证吃到新鲜食物。筑巢而居之后,新鲜食物就无法得到保证。怎么办呢,这难不倒睿智的华夏祖先。

 

这时候,华夏民族的第二个开天之皇燧人氏应运而出,教天下人民使用火。火的使用,根本的功能,是为了给不新鲜的食物去腐去臭。保暖倒还是其次,因为那时候的地球,气候并不是很冷。长期的巢居和使用火,导致人类的体毛被演化掉了。体毛褪化,是人类文化革命的一个副产品。

 

同时期,没有学会用火的民族和部落,多数都因为吃了腐败的食物,导致食物中毒而灭绝。

 

随着地球气温的下降,茂盛的原始森林生态开始退化同时,因为人口的增加导致对食物的需求增加,狩猎过度,导致了猎物供给的减少。原本靠狩猎怎么吃也吃不完的小动物们,变的越来越少。人类面临着食物短缺的问题。本来吃肉的人类,不得不转型为吃草,经济生态,也从狩猎转向采集。

 

定居,用火,采集,人类的社会性和组织的复杂度越来越高。原本,人类像动物那样,依循天地设定好的默认程序生存。而现在,定居的文明人类需要一套可以理解和应用的法则,以支撑社会的运转。完成这样工作的,是华夏民族的第三位开天之皇伏羲氏。如果说有巢氏是人类的开荒始祖,那么伏羲氏则是人类的人文始祖。

 

相比狩猎而言,采集要求的技术性更高。大多数的动物,抓到都可以吃。但是植物不一样,有些植物吃了会中毒。为了识别哪些草可以吃,哪些不能吃,华夏民族的第四开天之皇神农氏,完成了这项杰出的工作。神农不仅完成了对百草和谷物的识别鉴定,还发明了基础的农业耕作继续。他是采集文明到农业文明的划时代转折。神农尝百草,并不是为了采药材,中药,只是采集文明的一个副产品。那时候的人类,并不是很容易生病。

 

没有完成从狩猎向采集转型的那些部落和民族,则遭到了严酷的淘汰,要么就是生育率太低,而导致族群规模太小,而只能互相兼并融合杂交。而华夏民族的祖先,因为转型的太出色,食物供给增加,导致人口生育率增加,进而带来了人口的扩张。

 

人口的快速增长,摧毁了采集文明经济残余,在黄帝时期,华夏民族的农业文明发展到了新的高度。新增人口,为了开垦更多的耕地,从一个地方迁徙到另一个地方,这时候,不仅是人口的迁徙,还有一系列生产生活资料的迁徙。它迫切的要求,需要新的媒介工具来支撑这样的经济生态。所以车轮被黄帝发明了出来,以车作为运输工具,是交通媒介技术的一项划时代变革。

 

黄帝是华夏民族的第五位开天之皇,他完成了后世几千年,基本的农业文明形式和社会文化制度。在黄帝时期,另一个划时代的文化大事件产生了,那就是文字的发明。

 

农业的繁荣,导致人口的兴旺。人口多了,又因为繁衍的很多代,这支后代的人口和财富会多一些,另外的一些支脉,人口和财富可能会少一些。华夏这个越来越大的大家庭,谁来当家长呢,人口和财富最多的家族认为,应该由门头最硬的家族选人来轮流做家长。

 

这就导致了禅让制的产生,禅让制是华夏文明又一次的文化革命。很多人说夏启破坏了禅让制的传统,这个说法是不对的。因为禅让制根本就不是传统。在尧舜禹之前,华夏民族的王,也就是这个大家庭的家长,是血统制的,而不是禅让制。所以,真正颠覆传统的,是禅让制,夏启不过是恢复了传统。

 

这样轮流做家长,社会就会一直动荡,怎么才能结束这种局面呢,大禹应运而出。大禹治洪水,定九州,铸九鼎,实质上,是那个时代的农业革命、政治革命和文化革命。大禹削平了天下,为夏启重新统一天下,奠定了基础。按照大禹设计的国家统治体系,结束了混乱之世,夏商周三代,又恢复了太平。

 

大禹治水,并不是简单的抗洪抢险。而是农业文明的一次深层变革,大禹把靠天吃饭的自然农业,升级到了灌溉农业。让一些原本无法保证收成的土地,变得可以受控。这样扩张的新增人口,就可以在驯服后的土地上生活。大禹的水利改革,让华夏民族的可耕地面积,大大增加,这再次使得华夏民族,人口大幅增长。

 

大禹所发明的灌溉农业,对人类的影响十分深远。它成了后世各个民族大洪水神话传说的最初原型。我们从有巢氏,说到大禹,这里面都是真实发生的历史事件和人物,而不是传说。我们从简单的经济原理,就可以理解这样的文明发展脉络。在那样的阶段,那样的经济和人口条件下,必然的会产生那样的伟大人物和伟大变革。

 

夏商周三代的一千多年,按照黄帝和大禹设计的体系,社会运行总体上保持了良好的秩序。后来商朝出现了大规模的华夏对蛮夷的战争。巨大的战争消耗动摇了商朝的统治基础,周朝取而代之。周公针对当时社会的问题,完善并巩固了分封制和宗法制。

 

华夷之辨,礼乐教化,既不是始于周公,也不是始于孔子,而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文化体系。周公巩固了它,孔子捍卫了它。周公所推行的,是一场文化改良运动,而不是文化革命运动。

 

以人口和土地的关系进行经济分析,分封制出现崩溃,是一个必然的后果。人口增加,迫切要求开垦更多的土地。开垦土地的需求增加,迫切要求开垦技术的变革。开垦技术的变革,则带动了冶铁技术的发展。

 

随着铁器的使用,开垦土地变得更加高效。在土地供给增加的过程中,人口开始扩张。土地的增加,先达到了扩张的极限。而人口的增长,按照惯性还在继续扩张。

 

这时候,人口太多,土地太少,为了争夺稀缺的土地,诸侯国只有把社会资源都用在军备上。周王室的土地,因为分封宗室,导致越来越少,地少了,收入就会少,王师的军备逐渐落后与诸侯国。这种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力量逆转,直接埋葬了分封制。

 

秦朝废分封制,立郡县制,这是对华夏民族的第一大贡献。秦朝的第二大贡献是,把巴蜀,岭南,河套,纳入了华夏的版图。因为只是进行政治改革,还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。必须要增加可耕地供给,才能解决当时的社会困局。取巴蜀,取河套,征岭南,都是为了增加耕地供给。

 

商鞅和秦始皇,对华夏民族的贡献,堪比黄帝和大禹。他们发起了一次影响未来几千年的深远的文化革命和政治经济革命。

 

汉朝继承了秦,但不足之处是,汉初没有守住河套。失去了河套,导致边患不断。汉朝统一天下后,社会稳定,生产繁荣,人口再次扩张,土地供给再次出现了不足。这一次,汉武帝要应运而出,来解决土地供给不足的问题。他收复了河套,并且向西域,朝鲜半岛,越南等方向进行更远的扩张。

 

实际上,西域和越南的那些土地,并不适合耕种,朝鲜半岛多山,也不适合进行大规模的耕作。也就是说,始皇帝的扩张边界,已经触碰到了华夏民族耕地供给扩张的最大边界。汉武帝的扩张,是明知道更远的地方都是耕作效率比较低的劣等土地,但不得已也只能继续扩张。因为人口扩张,逼迫华夏民族只能进行土地扩张。

 

如果不能给新增的人口,找到新增的土地,那么唯一的办法,就是消耗掉新增人口。人多地少,土地越来越值钱,人越来越不值钱,一方面会出现严重的土地兼并,另一方面会出现大规模的雇佣生产制度。对于地主来说,土地的收入除去支付给佃农的工资,除去税收,如果还有结余,那么做地主就有利可图。

 

这里的佃农工资,可以理解为收入减去地租。对于佃农来说,做自耕农,收入减去税收,如果余粮还不如地主的工资多,那么做佃农更划算,他们就会倾向于做佃农。农业资本主义得以繁荣,它存在的基础就是人多地少,劳动力价格便宜。

 

这种状况到了西汉末年,已经动摇了国家统治的根基。因为土地兼并越来越多的话,做佃农更划算,自耕农就会纷纷逃户,人丁税就收不上来,国家财政就会崩溃。按人头征税不行了,要对大地主征收田亩税,他们因为势力庞大,会勾结朝廷官员,捍卫自己的利益,偷税漏税,反抗中央。到了这一步,汉朝就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面。

 

解决这个问题,如果不能通过领土扩张,增加土地供给。根本办法,就只有减少人口,让土地变得相对过剩。如果土地供给过剩,地少人多,劳动力价格就会变得更昂贵,佃农工资增加,同时地租减少,地主再进行大规模土地兼并,就变得无利可图。这时候,社会就会恢复成自耕农为主体的经济生态。因为对佃农来说,土地便宜了,交给国家的地租,低于交给地主的地租,这时候做自耕农更划算。

 

从汉武帝之后,因为中国的可耕地的扩张达到了扩张的最大边界,所以后来的历史,就一直在土地兼并和王朝更替里面打转,再也没能打破这个瓶颈。后来的历史,华夏文明出现衰退,不是文化的问题,不是政治的问题,骨子里就只有一个问题,因为可耕地面积已经扩张到了极限。其他所有的问题,都是这个问题的衍生问题。

 

这种震荡向下的历史循环,持续了一千多年,一直到新中国的建立。新中国和过往朝代相比,解决思路,一个是提高粮食单产,同时以新的农业技术,有效的对东北和西北的土地,进行垦殖。这间接的对土地供给进行了扩张。虽然其中也付出了一些代价,比如罗布泊的干涸,西北过度垦殖导致的荒漠化。

 

土地供给的增加,粮食的增加,使得人口再次扩张。历史上人多地少的情况又再次出现了。主席敏锐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为了防止出现土地兼并情况,重演历史循环的治乱悲剧,在土改的基础上,主席还要求农民结成公社,以有组织的力量,来对抗官僚体系。

 

因为历史上,一旦出现了土地兼并,那么官僚体系就会和地主豪强们勾结在一起,共同对抗朝廷。

 

华夏民族,从一开始就是公有制社会。公有制的基础是什么?地多人少,地不值钱,人值钱。所以耕者有其田,没有兼并,没有战争,每个家庭都生活的很幸福很富足,同时整个社会,人们都和睦团结,互相友爱。

 

而一旦地少人多,在生存危机面前,人们会丧失礼节,争抢一切生活资料。直到严重的兼并,把整个国家撕成碎片。这次主席要面临的,不仅是国内的官僚集团,还有国外输入性的奴隶社会私有制文化。在地少人多的情况下,捍卫公有制,要保持团结,只能通过文化的塑造。改变不了现实环境,但是可以通过改变人来克服这一切。除了这些因素外,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,还有地缘政治的考量。这里不做展开。

 

斗争的结果,私有制赢了。中国随即开始了一场,为期三十年的资本主义文化大革命。这场私有制革命,几乎把我们的一切都弄坏了,人们称之为,改革开放。

 

至此,我们大体上回顾了历史上,华夏文明的历次文化革命,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。在这一部分,我们只阐述了华夏文明的情况,那么其他民族历史上的文化革命呢,我们接着往下讲。

 

二、人类的起源与迁徙,和文明的传播。被污染的文明,冥顽不化的野蛮人

 

要谈其他民族的文化和历史,这几乎是个没法谈论的课题。因为历史研究的起点,就是第一手的历史文献资料。但其他民族,根本就缺乏相关史料。不仅历史上流传下来的典籍没有,连出土文物也很少。他们所谓流传下来的典籍,以及偶尔的几件出土文物,都是伪造出来的。

 

很多人说了,他们没有历史,但是他们有神话啊。这恰恰说明,这些民族是不开化的民族。因为只有愚昧的民族才谈神话,文明的民族只谈历史。我们从有巢氏开始说,讲到了改革开放,一直围绕的都是人,根本没有那些象妖怪一样怪力乱神荒诞无稽的鬼神。

 

历史学上,有一个悬疑问题,为什么只有华夏文明没有中断,延续了下来。这个问题根本就没问对。真正的答案是,因为人类只有一个文明,那就是华夏文明,其他的所谓文明,根本就不是文明。连历史都没有,怎么可以称之为文明呢。这不是闹笑话嘛。

 

也就是说,华夏文明,是人类唯一的文明。一个房间里,一盏灯亮着,无数的蚊虫和飞蛾,围绕着那个灯飞旋着,时而重重的磕在灯罩上,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。华夏就是那盏灯,其他民族,则是飞旋的蚊虫和飞蛾。

 

我们为整个房间源源不断的提供光明和温暖,那些蚊虫和飞蛾,自始至终就只是在提供无尽的嗡嗡声和撞击,还有无尽的叮咬。

 

可见,我们关于人类起源和人类迁徙的理论,根本上都是错的。原生的中心文明,怎么可能是其他文明辐射的产物呢。就好比说,房间里的灯,怎么可能是由蚊虫和飞蛾互相撞击产生的火化呢。

 

或者,再比如说,狼可以通过培育,繁衍出来吉娃娃这种畸形变种,但是从吉娃娃再逆向的还原出来狼,几乎不可能。华夏文明,不仅在文化上,在种族上都是其他民族的原种。

 

现在,我们的结论是,人类起源于中国。人类的迁徙,则是以中国为中心不停的向外扩散。动物有了更多的后代,就会把他们驱赶到外地,让他们建立新的领地。人类也是如此,古老的分封制,从有巢氏之前就存在了。

 

如果华夏民族是亘古未变的原种人,那么其他民族,为什么变成了后来那种五颜六色,和千奇百怪的奇怪模样的呢?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,气候环境的变化所导致的。第二个原因是,近亲繁殖导致的。

 

我们再拿狼和狗的关系做个比方。狼就是狗的原种,狗是怎么变成后来那种千姿百态的奇怪畸形模样的呢。第一个原因是环境所致,导致出现了自然的基因演化。第二个原因人类对狼进行了近亲繁殖育种。近亲交配生怪胎,把怪胎的遗传性转稳定下来,就成了各种畸形的狗,也就是怪胎狼。

 

所以,华夏民族融合论,就太奇怪了。用一堆畸形变态的狗,可以融合出来狼吗?显然是不可能的。文明西来说,人类非洲起源说,人类多地起源说,都是根本性的错误的理论。

 

在早期的人类中,我们的祖先,把后代里面,质量比较好的,就留在中原传宗接代。素质比较差的,比如怪胎,比如罪犯,比如战俘都流放到了蛮荒之地。流放到西方和北方严寒地带的劣种后代,演化出来了白化病亚种,他们是现在白种人的祖先。白种人所谓遇到的尼安德特人,其实是比他们更早一些的流放犯后代。

 

白种人的白皮肤,不仅不高贵,相反,它是一种畸形病态的白化病。

 

迁徙到热带的,则演化成了黑化病亚种。印度人,太平洋群岛的土著,非洲人等等,都是黑化病亚种。认为人类起源于非洲,是无稽之谈。就像已经变变异的狗,生不出来狼一样,黑化病亚种的黑人,也不可能生出来原种人和其他亚种的人。

 

向东迁徙的人,演化出来了红化病亚种。他们以美洲的印第安人为主。有人声称,美洲的印第安人是商人的后裔。这是比较缺乏常识的观点。红种人和华夏原种人的分化,早在几万年前就开始了。所以他们不可能是商人的后裔。

 

红种人的回流,靠近中原一代的红种人,和华夏边陲的原种人杂交,演化出来了棕色人亚种。棕种人亚种,是匈奴人,鲜卑人,契丹人,朝鲜人,日本人,蒙古人,满族人等等民族主要的祖先。

 

原种人和亚种人最近一次的分化,是汉藏分离。藏族是华夏原种人,最近的一次分化。比藏人更早一些的亚种人,是中南半岛上的那些民族,他们作为中原王朝的劣种,被向南驱逐,和早期迁徙过去的黑色亚种人融合,变成了现在黄不黄黑不黑的东南亚人。

 

在上古时期分封过程中,华夏民族的一些王室后代,被分封到了两河平原,和尼罗河平原,印度河平原。这个过程,要远早于大禹治水的时候。因为在最早期的采集和农业文明中,农业只能在近河流域才能进行。那时候还没有发明出来灌溉农业。

 

分封到两河平原的,也就是后来我们所谓的苏美尔文明。分封到尼罗河平原的则是古埃及文明。分封到印度河平原的,则是古印度的哈拉巴文明。经过长时间的演化和繁衍,这些次生文明的人,在体质人类学上,也出现了变化。所谓的四大文明,根本就是无稽之谈。人类只有一种文明,不能把原生中心文明和次生文明放在一起并论,并称四大文明。

 

华夏和这几大分封地之间的往来,以及全球性的祭祀仪式,一直延续到了周朝才中断。因为在西周的时候,这几大次生文明都毁于蛮夷。周穆王西巡,会见西王母,被后来的人穿凿成各种奇谈怪论。其实就是参加共同的祭祀礼仪。西王母,可能是是苏美尔人的女王,或者古埃及人的女王。

 

王室被分封到各大流域的平原,劣等人则被驱逐到各种苦寒荒芜之地。这些荒芜之地,因为经济基础太脆弱,所以他们很难组织起来社会化大生产。人也都是这里一小撮,那里一小撮。因为一个民族的人口太少,他们必然的要进行细碎的分工,这撮人干这个,那一小撮人干那个。分工太细,对贸易的依赖就比较大。

 

贸易对秩序的要求,则催生出来了军事民族。比如亚述人,罗马人,都是典型的职业军事民族。为什么其他民族都是千篇一律的奴隶制社会呢,因为他们的土地太贫瘠,耕种技术太低下,出产太少,经济太落后,生产的组织者,付不起高工资,所以他们只能到处掠夺奴隶,来进行牲口一样的简单劳动。

 

他们的文化,也都是奴隶制度的产物。比如犹太教,基督教,伊斯兰教,佛教都是奴隶制社会的产物。什么拯救啊,解脱啊,自由啊,如果不是被关押的奴隶,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悲怆的呼救。

 

华夏文明里面的佃农,和其他民族的奴隶,区别在哪里呢。佃农相当于现在的员工,是拿工资干活的。而奴隶则相当于牲口,每天把草料给足就行了。

 

蛮夷们,也就是劣种人,因为他们的经济生态太脆弱,所以一旦到了揭不开锅的时候,他们就只能到几个财富中心和文明中心去抢劫和掠夺。他们不仅掠夺财富和人口,还顺带污染文明中心的文化。五胡乱华,鲜卑人的北朝,唐代的佛教,辽金元,满清,日本侵华,都是劣种人入侵所导致文化污染的例证。

 

而文明对野蛮人的感化和熏陶所形成的建设作用,相比他们对文明的破坏力和污染来说,建设远远赶不上破坏和污染。

 

甚至,他们只学习一些技术性的东西,对真正的文化和文明视而不见。他们学会了使用大炮,但是对华夏文化,一概不通。他们学会了造船和航海技术,但是对华夏的礼仪,也一概不通。

 

这种冥顽不化,在两次蛮夷文化革命面前,依然无法撼动。启蒙运动,是蛮夷界的第一次文化革命。拿破仑大革命,则是对这次文化革命的巩固。算是蛮夷界的第二次文化革命。共产主义运动,则是蛮夷界的第三次文化革命运动。经过这三次文化革命的升华,结果呢,他们还是冥顽不化。

 

比如,美国的总统,在就职典礼上,依然还手摁着《狗大语录》这种荒唐幼稚得可笑的蛮夷书起誓。如果他们真是文明开化的人,他们应该做的,第一件事就是烧掉这些荒诞无稽的妖书。

 

但是,他们不仅不烧掉这些妖书,还要竭尽全力的以这些荒诞无稽的思想,对华夏民族这个真正的唯一的文明民族,进行文化污染。除此之外,也对其他民族进行污染。这种全球污染的后果,便是形成了一种叫做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观念。

 

普世价值,是冥顽不化的基督教野蛮人,自我标榜为文明人的装饰品。如果对这个价值观体系进行深入考察的话,我们会发现,它的内核,依然还是基督教这种愚昧的野蛮人文化。

 

三、当代普世价值是怎么出现的,它的本质又是什么

 

西方真正的开化,也就是最近几百年的事。在这之前,他们和草原上的野兽区别并不是很大。让西方人开化的,是那场轰轰烈烈的欧洲新文化运动,也就是启蒙运动。

 

我们在历史书上看到的所谓西方历史,多数都是靠想象杜撰出来的。因为历史著述需要有准确的历法,书写载体,文字,经过系统和严格训练的史官。在几百年前的欧洲,这些条件他们都不具备。所以,他们喜欢鼓吹他们的神话,因为神话这种满嘴跑火车的东西,随便怎么说都行,无法验证。

 

光满嘴跑火车还不行,西方人为了给自己的文化,找个光鲜的祖宗,不仅伪造了希伯来文明,和古希腊文明。还伪造了古埃及文明和苏美尔文明。苏美尔人的确在两河平原生活过,古埃及人也可能存在过,但是他们并没有像西方人大肆渲染的那样,取得了那么辉煌的成就。所谓的古埃及王朝世系,更是由西方的考古学家凭空杜撰出来的。

 

那些文物,建筑,雕塑,神庙,石碑,等等,大多数也都是被伪造出来的。包括金字塔,也是被伪造出来的。因为四千年的石头建筑,居然连风化的痕迹都不明显,看上去跟新的一样,这是违反常识的事情。对比下秦长城,对比下楼兰古国,再对比下西夏王城,看看这些建筑一两千年都风化成什么样,金字塔居然四千多年都都没风化掉。这种造假,是在侮辱全人类的智商。

 

蒙古人的西征,带去了东方华夏文明,把西方人从蒙昧中唤醒了过来,使他们看到了文明之光。启蒙思想家们看到了真正的文明,为了洗刷掉他们过去的蒙昧,他们把西方几千年的历史都概括为两个字:蒙昧。

 

在之前的基督教文化中,人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。因为人活着,就是为了和狗大(God)做一场精神大保健。西方人活着的一切激情,目的和动力,都是为了和狗大之间完成生命的大和谐。

 

但是华夏文明,完全没有这些愚昧怪力乱神的东西。华夏文明的一切,都是围绕着人来建立的。这让西方人感到震惊,他们第一次意识到,原来作为一个人是这么的美妙,这么的纯粹,这么的干净。人不靠鬼神,就可以这么的伟大。

 

把狗大掀翻,人为了人自己而活着,而不再为了鬼神而活着,这场新思潮,是当代文化的根基。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,人文主义,人本主义,人道主义,和人类主义等等。人类的生活,一切都围绕着人类本身,建立了起来。

 

人文主义,形成了几个比较响亮的宣传语:自由,民主,平等,博爱。

 

光看字面意思,人们会想当然的以为,所谓的自由,就是所有人都处于非宰制的美好状态中。这是不对的。自由,指的是奴隶被解放后的状态。解,解开捆绑奴隶的绳索。放,把奴隶从牢狱中释放出来。

 

出来之后,这个奴隶,就自由了。西方人文主义认为,神权和王权,以及领主们,地主们,把人当做奴隶来统治。这些奴隶没有政治权利,就无法被资本家所雇佣。

 

所以要解放这些奴隶,让他们重新变成在资本家的工厂里劳动的奴隶。但是被资本主义革命所解放出来的农奴们,刚从一个火坑出来,又掉进了另一个大火坑。在资本家的工厂里,他们受到了比领主和地主更严酷的压榨和虐待。以至于很多人,在工厂劳动几年就累死了。

 

资本家奴隶制的剥削,导致了社会主义工人运动的产生。国际歌里面,第一句就是,起来,饥寒交迫的奴隶。起来干嘛呢,为了斗争。斗争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,是为了做天下的主人。工人阶级成了新主人,成了新的奴隶主,那谁是新的奴隶呢,资本家,反动派,反革命是新的奴隶。

 

为什么社会主义运动会导向斯大林主义,因为社会主义运动,本质上就是一个阶级成为新的奴隶主,另一个阶级成为新的奴隶。对那些反革命资本家,就应该像对待奴隶那样,消灭它们,他们根本就不是人,因为他们是奴隶。奴隶制有了新主人,就必须找到新奴隶,在斯大林看来,华尔街的那些资本家,都是在等待接受他审判的奴隶预备队。一个人,只能要么是奴隶,要么是奴隶主,这是西方奴隶制文化的内在要求。

 

凯南说斯大林的那一套是奴隶制社会,美国的那一套,又何尝不是奴隶制社会呢。在华尔街的那些资本家看来,全世界的人,都是等待接受他们驱使和奴役的奴隶。

 

华夏文明的历史上,从头到尾都是农民起义。而西方的历史上,则从头到尾都是奴隶起义。从斯巴达克斯,到社会主义运动,本质上都是奴隶起义。

 

这和中国的社会主义运动,截然不同。中国的社会主义运动,只是借着西方社会主义革命的东风,恢复了国家统治的传统良序和良治。并且,公有制是我们自古以来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传统。西方只是最近几百年,才学习了这些思想。

 

自由说完了,我们再看看民主这个词。很多人看到这个词,会想当然的认为它是一个很美好的词。认为是所有人结束被统治状态,大家协商进行国家和社会的管理,集体成为统治者。实际上,根本不是这样。

 

民主说的是奴隶主议政。狗大被打倒了,教皇不管用了,国王被推翻了,也不管用了。资本家才是社会上的新兴奴隶主。天下谁说了算,谁统治国家,是这群资本家之间互相博弈的结果。认为有选票就可以结束被统治状态,这是很天真幼稚的幻想。在美国建国后的一百多年里,黑人,妇女,华人,都是没有政治权利的。没有政治权利,按照奴隶制的文化来理解,就是说,这个人不是自由人,而是奴隶。

 

再看平等一词。他指的是,自由人之间,政治权利的平等。对于奴隶来说,首先他们都不是人,不是人,如何要求人的权利呢?人文主义,和野蛮的基督教奴隶文化,并存了很长时间。

 

人文主义所宣称的狗大面前人人平等,这和华夏文化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那种平等,完全不一样。狗大犯法,可以和那些两足羊同罪吗?显然不可以。狗大可以随便的杀人放火,完全不用担刑责。

 

博爱是什么呢,它指的是,奴隶为什么会成为奴隶呢,因为他有原罪。奴隶有原罪怎么才能得到救赎呢,需要信主。耶稣爱你,变成了资本家爱你。你要向资本家赎罪,努力的为资本家干活,积累财富,才能赎罪,才能自由。

 

货币取代了狗大的位置,资本家取代了救世主耶稣的位置,律师党们,则是资本家投放出来的天使。而穷人们,则是等待救赎的奴隶。以前他们的主人是基督耶稣,现在他们的主人,变成了资本家。民主解决一切问题,等同于之前的信主得救。

 

美国变成了天堂和伊甸园,象征着彼岸世界。一切和美国向左的,不接受普世价值的国家和民族,则成了地狱和魔鬼。普世价值是福音书的现代版本,美国梦,则是信主上天堂的现代版本。

 

尼采曾经很轻蔑地讽刺说,民主不过就是基督教的现代版本。他的总结十分准确和传神。

 

基督教有三大基本教义,基督受死,基督复活,基督再临。冷战和社会主义运动,欧美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和冲击。这相当于基督受死。随着冷战胜利,苏联解体,这对应的是基督复活,恶魔受死。美国成为世界民主的灯塔,这对应的是基督再临。在这一刻,人和狗大交融在一起,沐浴在生命的大和谐中,基督徒永生,恶魔永死,历史终结。这便是基督教的末世论。

 

所以,苏联解体后,美国的学者纷纷宣称,历史终结了。这只是基督教末世论的现代版本。这种荒谬的当代末世论,和基督教的那些荒唐幼稚的妖书,有什么区别吗?显然没什么区别。

 

人文主义,只是把基督教的一切,在形式上,从鬼怪,下降到了人。但是在精神内核和文化内核上,它是基督教的现代版和升级版。很多愚昧荒唐的东西不是被剔除了,而是被冥顽不化的巩固了和升级了。

 

怪力乱神,毕竟只是怪力乱神。这种历史观和文明观,显然要受到现实的嘲弄和打击。一个巨大的讽刺是,历史没有终结,但自由民主却终结了。民主的灯塔之光熄灭,天堂之光熄灭,对应在基督教文化里,意味着,基督又得再死一次了。

 

继狗大死了几百年之后,人文主义打扮复活出来的新狗大,也要死了。自由民主这个基督教当代版本的终结,也意味着基督教文明统治世界的终结。基督教文明,不复能够统治全世界,这是未来世界,在文化维度上,最大的变局,和最基本的判断。

 

如此一来,未来的世界,会怎样呢?

 

四、全球文化革命的新浪潮,21世纪的未来八十年

 

我们当前的世纪,才过去了十几年。未来还有八十多年。在这接下来的八十多年里面,当基督教文明,不复能够统治世界时,文明的冲突,文化革命,将会成为未来世界文明和人类命运的主旋律和新浪潮。

 

不同的民族之间,冲突是天然存在的。就和草原上的动物们那样,人类之间的互相冲突,都是一种自然现象。要解决文明的冲突,只有两个办法,要么是一个民族,消灭另一个民族的肉体。要么是一个民族,消灭另一个民族的文化。

 

消灭肉体,我们称之为战争。消灭文化,我们可以称之为文化革命。打个比方,肉体相当于一个民族的硬件,文化则相当于一个民族的软件。摧毁硬件,可以征服一个民族,摧毁软件,也可以征服一个民族。

 

在不互相消灭肉体的前提下,两个民族,要结束冲突,互相兼容。唯一的途径是,两个民族,都把对方看作是自己人。只有这样,冲突才会终止,兼容才会产生。这只有通过文化革命才可以完成。

 

未来的八十年,不仅是不太平,而且是十分危险。我们的民族,要立于不败之地,一方面要做好军事防御,另一方面是做好文化防御,先不被别人征服才能谈征服别人。在出征的策略上,用文化去革一个人的命,比用战争去革一个人的命,效率更高。

 

我们前面说了,汉武帝之后,华夏民族的可耕地面积扩张,达到了极限,所以后面的一千多年,都是一个触顶回调的周期。新中国建立后,虽然在汉武帝的可耕地版图中,加了东北,西北,西南等地,但是这些地方,除了东北是比较优越的耕地之外,其他地方并不足以支撑人口的扩张。

 

地少人多的问题,要得到根本的解决,还是得寻求更多的耕地。华夏民族的命运,要走出汉武帝以来的新高,眼光只能往外看了。我们国内的可耕地扩张,已经到了极限。但是世界范围内看,还有很多的可耕地,利用效率很低。从农业文明的角度看,只有土地和人口,才是真正的财富。没有土地,没有粮食,养活不了新增人口,支撑不了人口扩张,一切都是镜花水月。

 

解决了土地和人口扩张问题,我们再看工业扩张。从工业文明维度上看,能源革命和生产革命,不存在可耕地面积一般的扩张上限。随着技术的更新迭代,工业的扩张,可以说是无限的,因为从理论上,只要技术是充分的,那么就存在着无限充裕的能源。有了无限充裕的能源,就可以有无限充裕的生产,有了无限充裕的生产,就有了无限充裕的商品。无限的商品,意味着无限的全球支配权。

 

农业解决土地问题,工业解决能源问题,在新的科技革命的带动下,华夏民族必然会迎来一场超过汉武帝时代的新高点。

 

政治革命,经济革命,工业革命,科技革命,信息革命,这一切有意义,可持续的前提是,一场面向全球的文化革命。文化革命为什么重要,因为它回答了我是谁,我们是谁,我们从哪里出发的,我们的现实是什么,我们的未来是什么,我们的任务是什么,谁是我们的敌人,谁是我们的朋友,这一系列最基本的问题。文化革命的意义和价值,相当于旅行出发前所必备的一张地图。

 

现在有一个很响声音是,如果偶然崛起的基督教文明衰落,华夏文明应该回避全球责任。这个想法产生的根源,是因为他们的眼睛习惯了黑暗,对曙光乍现的暂时不适应。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,也不知道华夏文明,自古以来就是全球唯一的真正的文明。

 

有的人是因为习惯了黑暗,所以眼睛适应不了光明。还有的人,是因为习惯了做奴隶,所以在精神上还适应不了翻身做主人。

 

如果那些蚊虫和飞蛾,曾经遮住了灯光,现在那些蚊虫和飞蛾散落一地,灯光又散发出来璀璨的光芒,难道我们因为觉得刺眼,就应该马上伸手再把灯光捂住,让房间再次陷入一片黑暗吗?

 

未来的文化革命和文化新浪潮,便是以夏变夷,天下大同。一场文化新浪潮正在开始,从曙光到太阳高高升起,从黎明到正午。如果我们把本世纪当做一天的话,对于我们这个民族来说,美好的一天,才刚刚开始。

版权声明:文章源于网络,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

投稿信箱:229416295@qq.com(欢迎您原创投稿)

责任编辑:张毕斋(微信号:cszbz1972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分享到:
更多

图片新闻

长株潭两型试验区改革建设专家座谈会在长召开

长株潭两型试验区改革建设专

6月19日,长株潭两型试验区改革建设专家座谈会在长沙召开  红网长沙6
张军:让“找湘军”成为必然

张军:让“找湘军”成为必然

张军: 男,80后作家,法学博士,曾经当过编辑、记者,喜欢研究中国近现
卢国全:拥有13项国家专利的“儒”者

卢国全:拥有13项国家专利

他是个老板,却更像位科学家:没日没夜的进行技术专研,公司产品全由自己研
潇湘牌高山绿茶400g

潇湘牌高山绿茶400g

【品名】400g高香绿茶【原料】精选高山绿茶【规格】50g*8盒【保存
  • 每日推荐
  • 每周推荐

新闻焦点

水果穿上“洋马甲”身价倍增真假难辨

在家乐福福州宝龙店,这款标价牌上产地为“四川”的奇异果,却贴上了“智利”的洋阅读全文>>

新一届政府连释积极信号“九字心得”显民本情

3月17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中外记者见面,并回答记者提问。阅读全文>>

习近平演讲释放合作信号 与会嘉宾赞“中国引

中新社博鳌4月7日电 (董冠洋 刘辰瑶 李亚南)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会7阅读全文>>

视频展播

许达哲:进一步提升审计工作质量和水平

许达哲在全省审计工作会议上强调 进一步提升审计工作质量和水平 促进全省经济社阅读全文>>

关于我们| 商会网络| 机构设置| 拓展网络| 联系我们| 网站地图
主管: 湖南异地商会联席会议办公室
主办:湖南协作异地商会指导服务中心 
运营:湖南湘商购网络营销股份有限公司
Copyright @ 2010 - 2012 hnsh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2008919号-1
客户服务热线:0731-88339898 传真:0731-88339898-828
技术支持:长沙网站建设--创研科技